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彩䴉 @ 福寶濕地

上次出門渡假,才過了一半就聽說台中來了"臘嘴雀",那時候就很想急忙打包回家。這次也是一樣,過了一半假期,彰化居然來了迷鳥 -- "彩䴉";因為沒辦法馬上回程,先做了一些功課,知道在陽光下,它身上會反射出奇妙的金屬光澤。一回到台中,雖然已經接近傍晚了,算了一下,趕到現場大約四點出頭,應該還可以拍一些,所以就立馬過去。

彩䴉
到了現場,拍攝距離大約是50~60 公尺(我後來拍攝都沒能再近一點了),只可惜一則是小逆光,二則是光線也慢慢暗了,最糟糕的是草地是一層霧/水氣(跟附近鳥友確認過)。

彩䴉

回家後檢查照片後,就決定第二天再走一趟,只是到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了。那天就在猛烈的太陽下,曬了一個下午。有趣的現象是:把照片整理完了之後,我發現拍的相對清楚的,都在下午四點以後。

彩䴉

拍完了一天,再次檢查,當下決定隔天一大早再跑半天,不過實在沒力氣再曬一個下午了。早上拍攝,光線真的是好很多,只是鳥一定要出現,不然就浪費了光線。

彩䴉

彩䴉(Glossy Ibis)身長約 55~65 公分,在台灣屬於罕見的迷鳥。根據圖鑑的資料,彩䴉在 1999 年 8 月、2000 年 7/8 月、2005 年 9 月、和 2014 年 6 月出現過,但是都只有一隻。這次一下子出現三隻,可是破紀錄的多。

彩䴉

彩䴉的虹膜是暗褐色,嘴粉紫色(各位看的出來嗎?),長而下彎,眼先上下具白線,腳褐色至橄褐色。

彩䴉

成鳥的繁殖羽,其頭部、背部、頸部至胸部是栗紫色,翼具綠色及紫色金屬光澤。

彩䴉

從照片中可以看出,這三隻都是成鳥繁殖羽,雖然有兩隻的體型明顯的大於另一隻。聽身旁鳥友說,具資深的鳥友鑑定為兩隻雄鳥,一隻雌鳥。

彩䴉

拍了三次,已經忘了拍了多少張,也記不清刪了多少多少張照片。刪到最後,實在捨不得再刪下去了,只好多擺幾張上來。

彩䴉

還好在這一張,由於角度對,光線也對,那個金屬光澤非常耀眼的跳出來。

彩䴉

上面這一張,就是有水/霧氣那天拍的,整個畫質比較差,但是找了一下,這是唯一一張三隻鳥排排站的照片。

彩䴉

所有拍到的照片,除了飛行版,幾乎都看不到腳。這張搔癢的照片,除了可愛,也可以比較清楚的看到它的腳。

彩䴉

由於拍攝的距離不近,再加上他們那暗褐色的虹膜,眼神光很難呈現出來。

彩䴉

追焦過程中,更是感覺到:一是追不到(身旁鳥友已經開打了,我還在追),二是好不容易追上了,他特別容易跑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