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6日 星期六

白斑軍艦鳥 @ 桃園大園

2015 年 8 月到北海岸拍白腹鰹鳥的時候,我還記得當時正在架腳架,突然聽到旁邊鳥友大叫有軍艦鳥,我急忙架好砲,頭一抬,他就快速的從我頭頂飛過,真的是好大的一隻,只是根本沒機會拍。雖然從此以後,每到海邊必會抬頭看一下,但是就是沒看到。時間到了 2018 年的 5 月,平常都是"路過"的軍艦鳥,居然在桃園連續出現了幾天,而我身逢時會,真爽。

白斑軍艦鳥

2018年9月30日 星期日

[紀錄] 鵂鶹的交配

2018 年的大雪山一直有驚喜傳來,拍過了接近平視角以及不到十米的鵂鶹之後,我本來覺得一年之內我應該可以對鵂鶹免疫了。但是,到了五月初居然傳出了交配的消息,這麼難得的機會怎能缺席。

鵂鶹

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黃連雀 @ 新竹

2018 年初在烏來拍到了迷鳥級的朱連雀之後,雖然明知機會非常渺茫,但是還是會偶而肖想能夠拍到跟它很類似的黃連雀。可是想也沒想到,同一年的五月就傳來了黃連雀出現在新竹山區。到現在印象還很清晰,我大約是中午前聽到訊息,我立刻排開所有下午行程,立即驅車前往。雖然如此,我到的時間也大概在下午一點多。中間只短暫的拍到它站在竹枝上,雖然是大太陽下的透空版,我還是先記錄再說,然後它就不見蹤影了。

黃連雀

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

赤翡翠 @ 野柳、台南

第一次拍飛羽界的法拉利是在 2015 年 4 月底的野柳,雖然去的那次拍攝距離夠近,鳥也很親民,但是設備不好,拍的不是很滿意。之後的幾年,偶而野柳也有法拉利的消息,但是都沒動力去。2018 年,也是四月,台南出現了親民的法拉利,再次地引爆了追逐法拉利的風暴。

赤翡翠

2018年9月5日 星期三

花翅山椒鳥 @ 屏東山地門、高雄扇平林道

印象中依稀記得拍過灰喉山椒鳥之後,或許是因為它們比較修長的身形,或許是比較難觀察到,就留意上了其他幾種不是"迷鳥"等級的山椒鳥。其中,根據我過去做的功課,我注意到花翅山椒鳥似乎在南台灣的山區比較容易觀察到。在過去幾年,我也偶而得知南部的鳥友在藤枝林道拍到它,但是似乎都是偶遇,因此就算想拍也無從著手。

花翅山椒鳥

2018年8月27日 星期一

紫綬帶 @ 桃園平鎮、野柳、台北植物園

2015 年春過境在野柳休息並等待綬帶的時候,來了一位鳥友跟我一起休息等待紫綬帶。後來聊一聊,他突然說起桃園平鎮來了紫綬帶雌鳥並說他比較想拍雄鳥。我心想:不論雌鳥還是雄鳥,先入袋其中一種也比總沒記錄過要好,於是厚顏請教鳥點,這位鳥友也慷慨的分享鳥點給我(在這感謝他了)。隔天一早,七點不到就到了現場,當然還是已經有一堆鳥友等在那裏了。之後,在野柳也拍到了,只是不是雌鳥、就是幼鳥,沒拍到雄鳥一直是我心中小小的缺口。這個缺口終於在 2018 年四月算是補上了。

紫綬帶

2018年8月18日 星期六

美洲尖尾濱鷸 @ 屏東崁頂、桃園大園

拍鳥,運氣真的很~重要,拍的到人就是拍的到,而拍不到的人就是拍不到。為了這羽稀有的過境鳥,我跑了兩趟屏東。第一趟去,找也找不到;第二趟去,一開始也是找不到,後來遇到一群賞鳥團,我才遠遠的勉強的"紀錄"到它,可是心裡那個失落就不用說了。2018 年聽說桃園出現了,隔天趕緊去"趕集"。這次運氣不錯,到的時候它已經等在那裏了。(開心)

美洲尖尾濱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