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琉球歌鴝 @ 野柳

野柳在連續沉寂了幾個過境期之後,在 2018 年的秋過境再次展現它鋒芒萬丈的姿態。事情大概是在國慶日之前的幾天,有鳥友發現號稱為"大橘子"的琉球歌鴝;而且一開始發現的時候,由於那段時間的氣候很差,所以拍出來的照片好像是雄成鳥,當然後來證實了出現的並不是雄成鳥。就算不是雄成鳥,但它仍然是我夢寐以求的鳥種;如果不是因為琉球的汽車是右駕,我可能幾年前就為了它專程去一趟琉球了(琉球歌鴝在沖繩的是沖繩亞種,屬於留鳥)。知道了鳥訊,為了它,就算隔天是國慶日,我還是一路直奔野柳。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白喉磯鶇 @ 野柳

由於連續好幾個過境期,野柳沒有太多的驚喜,因此它過去的光輝,似乎有些失色,細算一下我也好久沒有踏上所謂的"好漢坡"。到了 2018 年的秋過境,這個狀況有了很大的改變,先是有稀有的白眉地鶇,然後是迷鳥級的琉球歌鴝,最後就是結尾的,也是迷鳥級的白喉磯鶇。


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烏鶲 @ 野柳

雙十國慶出門拍鳥,目標鳥是 2018 年秋過境引起南北鳥友暴動的極稀有鳥種;也是因為如此,到了拍鳥現場我第一次碰到了非常特殊的狀況:鳥出現了,我卻只能聽聽快門聲,因為我連看也看不到。萬般無奈,只好先到另一個地方,看看有沒有特殊鳥。到了地方,除了我沒有其他鳥友,耐著性子等一下;印象中似乎現場有陣風吹過之後,來了不少鳥在跳動。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就是這篇的主角(第二個就是透空的灰卷尾),只是嘴基太黃太寬,讓我一開始沒有把握,然後隨著其他特徵越來越清晰,心裡就認定了它是烏鶲。


灰卷尾 @ 百花嶺、野柳

印象中,當天去這個水塘的目標鳥是百花嶺的明星鳥之一:白喉姬鶲。當天等待的過程,第一個驚喜是白鷴,另一個驚喜就是這隻灰卷尾。它就在我們等待的時候,悄悄的出現,完全沒一點徵兆,離開時更是迅速,全部就只拍了這幾張。


2018年12月13日 星期四

蘭嶼角鴞 @ 台東蘭嶼

一直想去蘭嶼拍鳥,"最最"主要的目標鳥就是蘭嶼角鴞;原因除了它只能在蘭嶼拍到之外,我對"貓頭鷹"也有無比的興趣。只是這次去時間並不是繁殖季,拍攝難度極高,我跑了兩個下午,連影子也沒看到。後來是參加"夜觀"活動,請導遊務必讓我有足夠的準備時間來拍。結果,真的是拍到了,但是因為忘了帶快門線,照片都有一些小糊。


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棕耳鵯 @ 蘭嶼

第一次去龜山島拍鳥的時候,目標鳥之一就是棕耳鵯。只可惜縱然聽到滿谷的叫聲,但是就是拍不到。還記得那時跟同團鳥友抱憾的時候,另一位鳥友就悠悠的說,不要急,只要去蘭嶼,到處都有。說真的,這次去蘭嶼,我也覺得棕耳鵯到處都是,只是要拍好也不是很容易的。


2018年11月28日 星期三

長尾鳩 @ 蘭嶼

想去蘭嶼拍鳥的念頭已經在腦海中不知道已經轉過幾次了,可是只要一想到那漫長的交通,那股衝勁很快就被磨平。2018 年暑假,同事在揪團去蘭嶼玩,老婆大人非常有興趣,於是蘭嶼之行就定案了。雖然去之前就知道鳥況普普,但是還是給自己規劃出一天的時間來拍,看看能不能拍到在台灣本島拍不到的飛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