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9日 星期四

白眉秧雞 @ 屏東林邊

第一次知道有白眉秧雞這個鳥種是在鰲鼓溼地拍完緋秧雞之後,這是因為我早期的(目前也還會參考)圖鑑是廖本興所寫的,而白眉秧雞的照片和說明就在緋秧雞的旁邊。然後我有機會拍到白眉秧雞大概是在 2015 年初,鳥王同事說他在官田水雉園區拍到,不過"超級無敵"遠;我很認真的考慮了一陣子,最後決定不去。


2020年6月30日 星期二

金鵐 @ 馬祖列島、新北金山

由於剛拍鳥的前幾年間,我極少聽到金鵐的鳥訊,所以在 2019 年四月登上東引之後,金鵐自然是我主要的目標鳥之一,只可惜拍的很差。原想以後到東引時再補考,沒想到 2020 年的春過境,金山居然連續幾次傳來金鵐的鳥訊,而且其中一次居然是金鵐雄鳥繁殖羽,當然立馬北上。


2020年6月7日 星期日

藍歌鴝 @ 野柳

拍鳥拍了快五年了,印象中每次藍歌鴝出現以及停留的時間都很短暫,尤其雄成鳥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第一次記錄到藍歌鴝是在 2015 年的九月,可惜只有雌鳥,全身看不出有任何"藍"的感覺。到了 2017 年九月聽到有雄幼鳥出現,而且看到照片羽色還蠻藍的,就急急忙忙的就往野柳跑。雖然拍到有點藍色的藍歌鴝,但是心中還是略有遺憾;痴痴地等,終於在 2020 年的春過境,由於鋒面的關係,藍歌鴝雄成鳥就多停留了幾天。


2020年5月30日 星期六

大赤啄木育雛(又一次不完美的結局)

2020 年大雪山的鳥況極為精彩又曲折,只是這次的結局跟之前大冠鷲和松雀鷹育雛一樣,再次的沒有完美的結局。其實,由於一開始我沒有預測到後來發生的事情,而且加上林鵰也在育雛中,所以我沒放太多心思在這一對大赤啄木身上,前後僅去了四次。由於育雛過程不完整,所以日期的參考性就打了蠻大的折扣,我就以我去的少數幾次發生的事件以及道聽塗說的資訊拼湊起這篇文章。

我第一次去之前,就聽說大赤啄木雄鳥很辛勤的啄洞,而且我去之前的一個星期內還有鳥友觀察到他們交配的情形。雖然我第一次去是刻意前往,但是仍然是在記錄了林鵰雛鳥的模樣之後才去的。


2020年5月20日 星期三

黃頭鶺鴒 @ 台中后里、桃園大園

2017 年 4 月,清水出現漠䳭的消息一出,隔天一早就吸引了超過百位的鳥友聚集,只可惜等了大半天也沒看到影子。鳥友之間聊天提到可以到附近去找找黃頭鶺鴒,於是幾個人就一起前往拍攝。找的過程還算是輕鬆,也因為這一新鳥種的入袋,補上了那一絲絲的缺憾。



2020年5月5日 星期二

彩䴉 @ 福寶濕地、屏東東港

2016 年 3 月出門渡假,才過了一半就聽說台中來了一隻"臘嘴雀",那時候急忙打包回家,一回到台中就直接衝向鳥點。4 月份再次出門補齊上次假期,沒想到又是假期只過了一半,彰化居然來了迷鳥 -- "彩䴉"。因為沒辦法馬上回程,因此先做了一些功課,知道在陽光下,它身上會反射出奇妙的金屬光澤。假期結束的最後一天,雖然回到台中已經接近傍晚了,可是算了一下,趕到現場大約是四點出頭,應該還可以拍一些,所以就立馬過去。


2020年5月3日 星期日

家燕 @ 石卓、高美濕地、福寶濕地

這一篇說的是我記錄過的鳥種:家燕。雖然家燕在圖鑑中被歸類為冬候、夏候、以及過境鳥,但是感覺上在台灣算是隨時可以觀察到的普鳥。或許這是因為不同亞種早造成的吧,不過我沒打算深度去了解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