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3日 星期五

[紀錄] 小燕鷗育雛

我剛開始拍鳥的時候,就已經跟著鳥王同事跑到彰化的肉粽角拍過很清楚的小燕鷗,所以我基本上對於再拍小燕鷗的興致不高。幾年前,(據說)在桃園鳥會的努力下,他們在桃園的竹圍漁港圍起了一圈非常適合小燕鷗育雛的環境,更由於他們在周圍也架起了一些簡易的遮陽架,也讓整個拍攝環境變得非常友善。


2022年9月10日 星期六

藍翅八色鳥 @ 高雄前鎮

2022 年的五月底,眼見著就要迎來無聊的鳥荒季,可是就在某個星期天的早上,正用著早餐並隨手划著手機,鳥訊跳了出來,高雄的市區公園內出現了難得一見的藍翅八色鳥。照片中可以清楚看出它那艷麗的身影,一邊喃喃自語的念著"這怎麼可能,是不是逸出鳥啊",一邊加緊速度準備出門。


2022年8月21日 星期日

蒼眉蝗鶯 @ 台南七股

有一年,高雄舊高字塔出現蒼眉蝗鶯。收到訊息的那天,我人正在高雄,興沖沖的一大早(六點不到就就定位了喔),結果"什麼都沒有"。2022 年的台南七股,在同一時段除了出現我拍到的虎紋伯勞之外,也有蒼眉蝗鶯的蹤跡。當天拍完了虎紋伯勞之後,就匆匆的轉換陣地去守候蒼眉蝗鶯。(下圖勉強呈現它比較粗長的嘴)


2022年8月12日 星期五

虎紋伯勞 @ 台南七股

時間漸漸到了五月底,眼見就要進入鳥荒季了,於是找了個沒事的早上跑去苗栗嶺頂去碰碰運氣。符合預期的,沒什麼猛禽,於是拖著疲憊的心靈回到家。下午休息時,朋友告訴我七股的鳥況不錯,有兩種稀有的鳥種,只是很難拍。考慮了一下,既然難拍,我就算馬上出門到台南也已經快下午四點了,還不一定拍的到,於是決定第二天再去。因為我知道那兩種鳥常常是快閃一族,所以也沒一大早出門,到達時已經是九點多了。結果到達時,已經有鳥友收錄了其中一種,而這一篇要介紹的虎紋伯勞,我認識的鳥友還沒拍到,但是我卻是把它列為我的首要目標鳥。


2022年7月29日 星期五

黑眉柳鶯 @ 野柳

柳鶯科的飛羽很難辨識,偏偏我在野柳拍得柳鶯不少,所以我常常翻圖鑑起來看。如果常看台灣野鳥手繪圖鑑的鳥友,翻到柳鶯科的最後一頁應該很難不注意到那頁面上介紹的四種柳鶯,那四種柳鶯不但在台灣是稀有的,而且還相對不容易辨識錯誤。就我所知,這四種有三種在我拍鳥的生涯中,至少已經出現過三種:比氏鶲鶯(沒來得及去拍就離境了)、栗頭鶲鶯(在百花嶺拍過,放棄去拍)、以及這次介紹的黑眉柳鶯。


2022年7月10日 星期日

八聲杜鵑 @ 南投埔里

多年前,新竹金城湖曾經出現過一隻八聲杜鵑。知道鳥訊的第二天,我跟許多鳥友就衝過去了;也跟許多鳥友一樣,我捧了個大烏龜回家。近幾年,偶而可以從 FB 看到有鳥友在屏東拍到八聲杜鵑,甚至有鳥友懷疑是不是有八聲杜鵑在台定居了?不論實際狀況為何,我因此用心的做了不少功課。做完工作的結論是:跟鷹鵑的情形類似,大多數的情形是可以聽得到叫聲,但是要能拍得到可能需要一些運氣。既然是要靠運氣,那麼第一要素就是我需要常常去碰碰,看看哪一天能夠讓自己碰上了。因此在用力做了功課之後,我發現南投埔里這兩年也有出現的紀錄,心想埔里距離台中不遠,似乎是一個可以"常常去碰碰"運氣的地方。


2022年7月2日 星期六

蒼鷹 @ 宜蘭礁溪

我喜歡拍攝猛禽,而且也收錄了大部分台灣常見的猛禽,算一算台灣常見的猛禽中,我大概只剩下蒼鷹還沒拍到。蒼鷹跟許多台灣常見的猛禽一樣,在過境期算是容易觀察到的,例如北雀鷹、和日本松雀鷹,春季到苗栗嶺頂或是秋季到墾丁都有很大的機會可以拍到。既然如此,為什麼今天才有機會介紹蒼鷹?我出門拍目標鳥前,如果有時間,我會先去看看圖鑑,搜尋一下 Google 收集資料。蒼鷹的圖鑑資料,我都不知道看過幾次了,但是沒有把握,就是沒有把握。蒼鷹成鳥跟北雀鷹成鳥類似(後者我只拍過幼鳥),而蒼鷹幼鳥跟一堆的鷹科幼鳥類似。以嶺頂的經驗為例,一群猛禽從空中飛過,要能找到且清楚拍到,那有多難?我不認為我目前的辨識能力可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