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0日 星期六

黑冠椋鳥 @ 高雄鳳山

高雄在 2021 年六、七月間發生了一件還蠻值得記錄的事件,那就是逸出的黑冠椋鳥母鳥和灰背椋鳥雄鳥在鳳山某公園結合並誕下一子。印象中,剛開始知道黑冠椋鳥出現在鳳山的時間是六月,雖然黑冠椋鳥的造型很漂亮,但是一則它是逸出鳥,我的興趣不大,一則疫情正嚴峻不想去"群聚",所以就一直拖著。


2021年11月7日 星期日

軍艦鳥 @ 雲林麥寮

[註:花了許多時間閱讀並試圖辨識,結果還是錯誤,心情超差;也因此這篇記錄就拖的非常久,辨識的心得也不必寫了]
自從 2021 年 5 月中旬開始,台灣爆發一波非常大的新冠疫情,隨著警戒以及死亡與確診病例不斷攀升,每天只能待在家裡。就在六月下旬的一個下午(印象中大約兩點左右),好友通知麥寮出現一隻疑似白腹軍艦鳥。看了一下鳥點位置,嗯,應該沒有群聚的風險,但是印象中軍艦鳥不是都是飛一陣子就會離開?而且從準備換裝到出發至鳥點至少一個半小時以上,去到那邊不就是拍夕陽?



2021年7月24日 星期六

紅尾熱帶鳥 @ 北方三島附近海域

2021 年就在新冠疫情大爆發前(查了一下,05/11 進入二級警戒,05/15 進入三級警戒),朋友又揪了一次包船出海團。說實在的,那一次出海我有點毛毛的,一則是已經有些疫情的消息,另一則是風浪預期會很大。但是因為已經行程都訂好了,只好硬著頭皮出發。其實船一岀海港,我就知道不妙,因為船晃的非常厲害。當天回到岸邊,我已經吃了三次暈船藥,破了我個人紀錄;雖然沒吐,但是一路上都非常不舒服。


2021年6月27日 星期日

短尾水薙鳥 @ 北方三島附近海域

這次介紹的新海鳥是短尾水薙鳥,但是以下提供的照片,現階段我認為應該加上"疑似"短尾水薙鳥,主要的原因當然是長尾水薙鳥暗色型跟短尾水薙鳥非常的像,體型也差不多,加上拍到的角度不多,尤其是缺了體下的部分,讓我還是有些疑慮。


2021年6月24日 星期四

長尾水薙鳥 @ 台東外海、北方三島附近海域

第一次記錄到長尾水薙鳥是 2020 年 5 月從台東成功鎮包船出海拍鳥的一項紀錄,基本上就是一項紀錄。當時我完全無法分辨(就算是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基本上跟穴鳥一樣,就是大致上全身黑,我是根據當天一起拍的鳥友提供的資訊(含拍攝到的時間,以及拍攝完時的簡單討論),知道那是一隻長尾水薙鳥。


2021年6月22日 星期二

長尾賊鷗 @ 北方三島附近海域

幾經波折,終於再次搭上出海拍鳥的船。主要的目標鳥是上一篇介紹過的短尾信天翁,雖然說信天翁拍的很過癮,但是既然出了海,心理面總是惦記著有沒有其他稀有的飛羽可以拍。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到了不得不往回走的時候。


2021年6月16日 星期三

短尾信天翁 @ 北方三島附近海域

在上一篇介紹黑腳信天翁的時候我提到,今年出海拍鳥的目標鳥有兩種信天翁,除了黑腳信天翁之外,就是短尾信天翁。在我出海之前就知道曾經有鳥友在北方三島以及南方澳海域拍過,我也跑過一趟南方澳外海,雖然沒有找到短尾信天翁,但是曾經誤認一隻嘴顏色比較淡的黑腳信天翁。這隻被我誤認的黑腳信天翁(也出現在介紹黑腳信天翁的文章中)是因為它的嘴是褐色,而剛開始拍信天翁的時候,我以為黑腳信天翁的嘴是黑色,而短尾信天翁的嘴是"淡"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