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8日 星期五

短尾賊鷗 @ 屏東大鵬灣

2019 年四月第一次到東引拍鳥,收穫還算差強人意。在回台灣的船上,雖然遠遠的第一次記錄到普通燕鷗和烏領燕鷗,但是最可惜的卻是守在另一邊船舷的鳥友拍到中賊鷗,有時候真的不能不像幸運之神低頭啊。神奇的是,當天回到基隆港時,有鳥友熱心的說:大鵬灣出現XX賊鷗。由於當天船班 delay 蠻久的,而且在東引幾天鳥兒拍下來,身體也有點吃不消,心想大概還是無緣吧。沒想到經過兩、三天的休息之後,賊鷗還在,這大概就是老婆大人常說的,有緣吧。



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

烏領燕鷗 @ 馬祖列島

第一次紀錄到烏領燕鷗是在東引回台灣的台馬之星上,只是它們飛的極遠,且有些逆光,效果極差。本想還是貼一下當作紀錄,沒想到暑假再去馬祖拍神話之鳥,居然拍到了稍微清楚的照片,於是就把順序調整一下,先把馬祖拍的烏領燕鷗貼上來。



2019年10月7日 星期一

普通燕鷗 @ 東引列島

在東引島上,由於濃霧的關係,浪費了兩天的時間。就在要回台灣的那天,天氣變得晴朗,只可惜出發前的半天也沒有好鳥運,只好在回程的船上看看能不能碰到好運氣。沒想到當天只遠遠的紀錄兩種燕鷗,其中一種就是"普通"燕鷗。



根據同行鳥友(與其朋友)事後的判斷,這一隻應該是普通燕鷗。由於後來我再次到馬祖列島的其他島嶼遊玩兼拍鳥,大概也可以消去法得知:黑嘴細長,腹不白,翼前、後緣不白。看起來明年天氣再熱,也要去蘭陽溪口碰碰運氣。

2019年10月6日 星期日

金鵐 @ 馬祖列島

到東引的第一天就在拍完黑頭翡翠之後結束了,雖然早上剛登島的時候有濃霧,但是九點左右就散了,所以對於馬祖的濃霧並不在意。結果第二天起床,仍舊是濃霧,一開始以為也會在太陽出來後就散去,沒想到一整天就是濃霧密布,而且下午還下了一場大雨。第三天起床,外頭仍是濃霧,這時知道事情可能不妙,結果第三天也是在濃霧中渡過。比較好的地方是,在鳥友的通知下,在濃霧中遠遠的記錄到金鵐雌鳥。



黑頭翡翠 @ 馬祖列島

在台灣最容易看到的翠鳥科飛羽應該是翠鳥,而在台灣不容易、但是在金門卻相對容易看到的翠鳥科飛羽是斑翡翠以及蒼翡翠。另外,稀有甚至是迷鳥等級的翠鳥科飛羽則有赤翡翠和白領翡翠,這些很幸運的我都記錄過了。目前在圖鑑上,我還沒紀錄過的就只剩三趾翡翠和黑頭翡翠,而其中黑頭翡翠,從過去蒐集到的資料顯示,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我應該不是在鰲鼓溼地,就是在馬祖列島可以達標。



2019年9月19日 星期四

叉尾雨燕 @ 馬祖列島

抵達東引島的第一天,拍完了白眉鶲以及灰叢鴝之後,我在各個知名的鳥點就找不到新鮮的鳥種了。百般無奈之下,出發前就知道有幾隻叉尾雨燕在島上活動,於是決定前往探訪一下。在數十隻燕子在空中盤旋的情形下,由於之前有拍過小雨燕的經驗,我非常勉強的找到有可能是叉尾雨燕。拍完之後,我是晚上看著電腦螢幕看才確定的。



2019年9月14日 星期六

灰叢鴝 @ 百花嶺、馬祖列島

灰叢鴝在對岸的名稱是灰林鵖,在台灣屬於稀有的過境鳥,在對岸卻算是常見的留鳥。算算拍鳥也已經三年多了,可是到目前為止,我只聽說在宜蘭出現過,卻還沒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