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8日 星期一

小白額雁 @ 雲林麥寮

整理白額雁的時候,很難不注意跟它長的很類似的小白額雁,而且幾年的拍鳥經驗告訴我,小白額雁出現的機率比白額雁小上許多。自然而然,2018 年年底出現小白額雁的訊息,當然一定要去朝聖。跟之前再在麥寮出現的大紅鶴一樣,它的身分也蠻奇特的,據說它是 2017 年受傷被救護下來之後,到麥寮野放的。


2019年3月1日 星期五

董雞 @ 新北華江公園

每年到了夏天,我就密切注意著董雞的訊息。理論上來說,每年夏天它應該都會造訪台灣,可是或許是它性情極為機警與羞怯,所以能夠拍到它的機會就非常的少。印象中,幾年來我跑過了宜蘭、桃園、以及台南,只是一直沒有緣分。非常有意思的,就在 2018 年的夏天過完,秋天也轉眼間就要結束,突然華江公園傳出它的鳥訊。


鴻雁 @ 桃園大園

為了琉球歌鴝和白喉磯鶇這兩大迷鳥,我在短短四天之內跑了兩趟野柳,路程超過 1000 公里,本想應該可以好好的修養一陣子了,沒想到要回台中之前在野柳的停車場就看到鴻雁出現的消息。只是那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跑到桃園也太晚了,只好決定第二天再跑桃園。


2019年2月17日 星期日

琉球歌鴝 @ 野柳

野柳在連續沉寂了幾個過境期之後,在 2018 年的秋過境再次展現它鋒芒萬丈的姿態。事情大概是在國慶日之前的幾天,有鳥友發現號稱為"大橘子"的琉球歌鴝;而且一開始發現的時候,由於那段時間的氣候很差,所以拍出來的照片好像是雄成鳥,當然後來證實了出現的並不是雄成鳥。就算不是雄成鳥,但它仍然是我夢寐以求的鳥種;如果不是因為琉球的汽車是右駕,我可能幾年前就為了它專程去一趟琉球了(琉球歌鴝在沖繩的是沖繩亞種,屬於留鳥)。知道了鳥訊,為了它,就算隔天是國慶日,我還是一路直奔野柳。



2019年2月16日 星期六

白喉磯鶇 @ 野柳

由於連續好幾個過境期,野柳沒有太多的驚喜,因此它過去的光輝,似乎有些失色,細算一下我也好久沒有踏上所謂的"好漢坡"。到了 2018 年的秋過境,這個狀況有了很大的改變,先是有稀有的白眉地鶇,然後是迷鳥級的琉球歌鴝,最後就是結尾的,也是迷鳥級的白喉磯鶇。


2019年1月31日 星期四

烏鶲 @ 野柳

雙十國慶出門拍鳥,目標鳥是 2018 年秋過境引起南北鳥友暴動的極稀有鳥種;也是因為如此,到了拍鳥現場我第一次碰到了非常特殊的狀況:鳥出現了,我卻只能聽聽快門聲,因為我連看也看不到。萬般無奈,只好先到另一個地方,看看有沒有特殊鳥。到了地方,除了我沒有其他鳥友,耐著性子等一下;印象中似乎現場有陣風吹過之後,來了不少鳥在跳動。第一個引起我注意的就是這篇的主角(第二個就是透空的灰卷尾),只是嘴基太黃太寬,讓我一開始沒有把握,然後隨著其他特徵越來越清晰,心裡就認定了它是烏鶲。


灰卷尾 @ 百花嶺、野柳

印象中,當天去這個水塘的目標鳥是百花嶺的明星鳥之一:白喉姬鶲。當天等待的過程,第一個驚喜是白鷴,另一個驚喜就是這隻灰卷尾。它就在我們等待的時候,悄悄的出現,完全沒一點徵兆,離開時更是迅速,全部就只拍了這幾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