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星期日

[紀錄] 小小虎鶇剛離巢

沒想到一場意外的旅遊,引爆了 2016 年溪頭稀有鶇科的大拜拜。根據台大 2016 年一篇林管處的研究報告顯示,小虎鶇在全台目擊記錄極少,因此對其生活習性了解不多,希望這次大爆發,能提供足夠的資料。

就像之前說的,因為錯誤的出發時間,導致原來預計的健康慢走,變成四處走走。拍到兩隻小虎鶇的時候,就覺得它們親民的異常,於是就在附近晃晃。就在晃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眼角餘光似乎掃到樹林底層有東西在動,於是我就非常緩慢的、盡量靠著樹幹的遮掩下靠近,終於看到像是戴著小惡魔冠羽(又有些像橄欖枝編成的花環;就是頭頂那一圈白色乳毛,像嗎?)的小小虎鶇,第一張照片就先稱它是大寶。由於是獨享版,所以就把整個過程比較完整的記錄下來。

小虎鶇
印象中,樹林底層有兩到三隻的幼鳥,每次親鳥回來都只餵食一隻,不論帶回多少食物,它們吃的速度飛快,想拍好真的超難。

小虎鶇

大寶在第一天的傍晚,不知什麼原因,慢慢離開了樹林底層。(到了第二天早上的觀察,才了解他們這種行為)

小虎鶇

實在太暗了,決定第二天早上再去。大約九點左右到的時候,只剩下二寶還在樹林底層。二寶從低低的討吃聲音,一直到大聲的討吃聲音,卻不見親鳥回來。

小虎鶇

過程中,它不斷拉弓、展翅,甚至有兩次還飛到我的身邊(手伸出去就可以摸到的距離)。第一次我嚇了一跳往後退,它也嚇了嚇了一跳往後退(我隨手拍了兩張),然後它又慢慢退回樹林底層。第二次又飛進,這次我就動也不動,後來也是慢慢退回去。

小虎鶇

隔了一陣子,親鳥飛過來了,很怪的是,嘴中只叼了一隻蚯蚓,喂完馬上離開。隔了一陣子,親鳥又回來了,只是這次嘴中什麼都沒有,然後就看到二寶跟著它慢慢離開樹林底層。(會不會第一天傍晚也是這樣把大寶引開的?因為角度關係,沒看到)。

小虎鶇

就在二寶被引開的過程中,另一隻親鳥銜著滿口的苔癬(第一天傍晚也有這個現象)回到樹林底層附近。似乎看不到幼鳥,一下子就飛走了。(難道附近巢內還有雛鳥?我也不知道。)

小虎鶇

二寶最後討吃的身影。最後又等了快一個小時,沒動靜後我就離開了。

小虎鶇

就像文章一開始說的,消息一出,後續又有了爆發性的發展。除了小虎鶇,後續又有白頭鶇的大爆發(我在第一天的傍晚也看到一隻公鳥,但是沒拍到),我又上了一次溪頭。這次還是有小小虎鶇,不過已經長得跟成鳥差不多了。

小虎鶇

雖然事隔兩個多星期,雖然不知道是否為同一個個體,這隻小小虎鶇明顯的成熟了許多,只剩下頭頂非常少的乳毛。

小虎鶇

就算是小孩這麼大了,親鳥還是要繼續餵食的。

小虎鶇

仔細看看特徵,幼鳥的下嘴是黃色的。(等待親鳥餵食也是很無聊的,搔搔癢吧!)

小虎鶇

餵食的過程,不論幼鳥大小,還是非常快的。這接下來的兩張照片,過程也不過是一秒鐘完成的。非常仔細看幼鳥嘴巴的左邊,有一隻無辜的蚯蚓。[當然這隻無辜的蚯蚓已經被親鳥叼住了,看到左下角的羽毛嗎?]

小虎鶇

不到一秒(快門是 1/166),那隻無辜的蚯蚓已經在幼鳥的喉嚨了。

小虎鶇

從最後一張照片來看,尾羽已經長成了(之前的幼鳥,尾羽非常的短),而且初級飛羽突出約等於或略長於三級飛羽的特徵非常清楚。

小虎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